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重庆啤酒小说版阴谋论拨开十三层关系神秘买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1:46

重庆啤酒小说版阴谋论 拨开十三层关系 神秘买方_财经要闻_财经频道

重庆啤酒小说版阴谋论 嘉士伯与国君是最佳主角

重庆啤酒21日的走势是一个局,一个导演了很长时间的阴谋,这场阴谋的主角和利益方,其实是嘉士伯和国泰君安总部。嘉士伯跟国泰君安借钱,国泰君安则向嘉士伯借股票卖空。这个结论让人惊恐,但先别慌张,因为这个判断只是来源于一部应景的金融小说,而创作的题材正是源于目前吸引了众多目光的重庆啤酒事件。

逼真的金融小说

现实生活是小说创作的源泉。这部在股吧里备受关注的金融小说,更是应时应景。凭借一个虚无缥缈的乙肝疫苗故事,重庆啤酒13年来累计上涨3705%,期间涨停板的数量就多达48个。12月8日,相关数据公布,乙肝疫苗梦碎,重庆啤酒从天堂到地狱只有短短10多天。仅仅12个交易日里,重庆啤酒股价就跌掉了52.61元,跌幅就高达62.35%。短短几天,股价就回到了4年之前。

而21日,重庆啤酒的走势更是一个大大的谜。在9个连续跌停后,重庆啤酒走出过山车行情,开盘第一分钟成交超过15亿元,天量买单使得股价一路高歌猛进,盘中还一度冲击涨停,全天振幅高达22.12%。然而22日重庆啤酒再度跌停。

这是一个阴谋,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阴谋,背后的受益方又到底是谁,却又无从猜测。如今市场上对此的分析很多,且版本不一。目前一篇关于重庆啤酒的跟进型金融小说,却道出了众多的内幕。里面关于各种交易的内幕、描述,其解释,均合情合理,让人身临其境。

真不敢相信这是个小说,有点像知情的内幕人士借小说之名,来道出其中的实情。在看完该小说后,一金融业人士对此表示。

本报也将略取部分精华,与读者分享。就像小说作者star007自述的那样,这是一个'跟进型'的金融小说,将根据事态的发展而演进,全部人物和机构都是虚拟,巧合的名称都是巧合,与现实的机构和人名无关。请不要对号入座!

现实情景:21日重庆啤酒终于打开跌停板,且巨额成交27.84亿元。上交所公开信息显示,重庆啤酒当日振幅为19.91%,换手率达到了 19.32%。当天,在重庆啤酒卖出的前五席位中有4家为机构专用席位,排名第一至第三的机构抛售量分别为2.44亿元、1.44亿元和1.13亿元,4家机构合计卖出金额超过5.5亿元,占当天重庆啤酒成交金额的近两成。

按照重啤29.78元的成交均价计算,前三家机构对应分别抛售819万股、484万股和380万股。

而接盘的前五个席位中,国泰君安总部买入最多,为2.66亿元;其次是国泰君安上海打浦桥营业部,买入1.29亿元。如果以当日的成交均价计算,上述两个营业部分别买入893.22万股、433.18万股。

小说创造:21日的买卖,是国泰君安总部导演了这一切。国泰君安之所以杀入重啤,则是源于其与嘉士伯早期签订的一份股权融资的掉期协议。

原来,嘉士伯在2010年6月第二次购买重啤股份12.25%,5929.5万股时(价格40.22),需要资金23.85亿。当时国泰君安出任财务顾问,嘉士伯提出4亿融资需求,国泰君安欣然同意。为了不影响市场对嘉士伯信誉和实力的担忧,不用公开公告。国泰君安提出以嘉士伯2000万重啤股权掉期合同为执行对象。

协议规定,嘉士伯在18月内,按照60元的价格从国泰君安买入2000万股重啤股权, 再按照30元的价格再卖给国泰君安。(资金差价正好4亿,另计5%的手续费。)其中备注本股权掉期协议允许分离执行,具体交易由国泰君安总部执行。

这是一个股权融资的掉期协议,从严格执行角度说并不涉及二级市场,就是借4亿资金,按照5%的利息,到期还钱的信贷合同,是个股权融资的衍生工具。就像债券的回购交易一样。而核心问题是,该协议可分离执行,也就是说如果国泰君安将协议在二级市场分离执行,买断或卖断,其将自负分离风险。

大成基金错在那里?

现实背景:重庆啤酒复牌以来的十个跌停里,伤害最深的莫过于大成基金。截止三季末,大成旗下9只基金合计持有重庆啤酒4495万股,合计持股比例为9.28%,接近10%的上限。10个跌停下,大成已经浮亏超过了25亿元。

根据数据显示,在重啤发布揭盲会公告后,进入的所有投资者全部开始亏钱。这10个跌停说明了什么,大成基金直到今日的态度依然有些耿耿于怀,质问连连。在重啤和大成基金之间,到底是谁发生了问题?

关键问题在于对乙肝疫苗的心里预期。无论揭盲会的数据如何解释,我们只能相信科学技术并不是一夜可以解决所有疑难杂症的神器,需要大量的失败为基础。揭盲会的数据说明重啤的乙肝药物不可能是传奇般的治病神药,来个药到病除。重啤新药最好的应答率也就是30%,这与所谓行业分析师和大成基金过去期望根治乙肝的希望相差很远。 而那个着名的兴业证券分析师和大成基金,对重啤的估值和将来憧憬的业绩和利润的估算,完全建筑在重啤乙肝疫苗新药可以基本根治的基础上。我们看看他们计算业绩的基数,就知道仿佛天下有乙肝病人都要吃重啤的新药,不仅是中国人,还有全球人,这不明显是忽悠吗?一直吃到治好病,这是不可能的。甚至给人印象是没有乙肝的人群也要吃这个新药来防御乙肝。但是,事实很残酷,重啤的乙肝新药并没有这般神奇的能力和功效。这也许就是市场的最理想估值与现实价格的差异。也是大成基金心头的悲哀。

如果,加上安慰剂效果的因素,那么乙肝新药的最大风险是什么?就是停止试制,三期被迫放弃。

大成基金是理财机构,而不是拿着自己的钱在玩,他人资产的安全和风险,被极度忽视。这是职业道德问题,也是最惨痛的教训,也是管理层应当过问的事情。

小说创作:

以下是中信资本北京区执董周辰和国泰君安执董兼投资部总经理姚洁的对话。

周辰:大乘(编者注:不是笔误,而是小说故意创作)与重啤是对立,还是共演双簧,不好说!都有可能。至少过去曾经共裤连裆,也许,是同路人半路翻脸。

姚洁: 反正很多情况不像媒体所说。大乘9月底有4495万股。是顶满仓操作,当重啤暴涨25%,大乘持仓超过规定要求,一定会被动减仓。如果按照顶满仓来减持,大乘至少比公开的数据少15%到20%的仓位。也就是说在揭盲后两个涨停中,大乘按照规定要卖出400万到800万股。我们看看11月25日交易纪律,放量1500万股,很可能都是老鼠仓和大乘干的。这是我的推论。

这种推论只能我们之间交流,千万不可外传。凡是设计的圈套,表面狐疑的问题都有合法的解释,而被迷惑的都是想挣钱的疯子。只有那些想快发财,图暴利的投资者才是这道盛宴的美味佳肴。这就是局。周辰精辟的观点一针见血说清楚了本次重啤事件围剿的对象。

这倒是符合新主席的想法。

周辰:这就是政策的力量,和市场风向开始转换的苗头。

这点市场已经显现出来,重组股、概念股、创业板、中小板、抱团取暖股票最近暴跌已经说明了一切。

周辰:我想重啤的事,管理层肯定介入了。因为,公募基金是管理层的亲儿子,大乘暴跌,赎回压力巨大,而且连锁共振反应强列,华夏和广发基金都在震颤中,股市动荡,下跌加速,屡见新低,不利于局面稳定。

你说对了。新的微博说:管理层要求重啤加强信息管理自律,并称要介入调查。姚洁看着微博说。

周辰:那重啤凶多吉少了。你想想,1月6日的数据不会好到那里。如果,重啤把数据改得更好看一点,或者好得出奇,那么就要承担九个跌停损失的一些。因为,信息披露有问题。反之,数据不好倒是可以悠然。而且开闸放水,很有迹象说明数据不良。那么,1月6号复牌,还是下跌趋势,而且该股票交易要被严格监管。

那么,疫苗数据维持现状如何呢?

周辰:目前已经不是疫苗问题了。近一亿股出逃,又有近一亿股冲进来。出逃的都是机构,进来的,除了你我,都是投机分子。这样的股权结构,会有利好给力吗?从风险角度看,逃出来都承担了腰折的损失,而刚刚进去的,也会面临腰斩的损失风险。看起来,这个木偶剧玩得也公平,风险机构一半,游资和股民一半。说不定是监管者有意默许的结果。机构毕竟是隶属国字号。

大乘如果出来了,会被市场诟病而危,因为,召集股东大会就是一个陷阱,一切表演都可以认为是双簧。如果,大乘没有出来,跌到啤酒价值,大乘几乎被赎光而危机。结局都不好。

开始,大乘发难重啤,重啤约定1月6日公布数据。市场有人说大乘被重啤开涮。因为,招商证券率先分析重啤有15个跌停,如果是15个跌停,股价在16 元附近,日期是12月29日。大乘一定被赎回压倒,或倒闭了。到了1月6号,数据好坏与大乘都无关系了,大乘白白望梅止渴三年,即使有廉价的成本优势,也会被风潮席卷随着大江东去,逝者如斯夫。

如果是那样,大乘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精彩标本。一个现代木乃伊!(投资快报 艾冬)

重啤疫苗独家内幕

北大人民医院副院长重啤疫苗北方组魏来:安慰组应答率不是临床组数据

12月22日,冬至,北京的天气又降了2度。这次所涉及的对象是引起重庆啤酒乙肝疫苗事件的3个数据的原发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II期临床组。它是此次事件的科技真相最为关注的地方。

早晨9点的西直门桥南。一层薄薄的阳光带着寒气洒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大门上。重啤乙肝事件,使各方来客迅速聚集重庆啤酒所在的山城重庆。而主要负责重庆啤酒乙肝疫苗II期临床实验北方组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与往日并没有异样。

只是,人民医院副院长魏来比以前更忙了。在这一天之内,他连续开了3个会。魏来是重庆啤酒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疗效及安全性的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期临床研究项目的主持人,他同时也是人民医院副院长,该院肝病研究所(下称肝研所)所长。

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是这一项目的组长单位,肝研所具体负责这项临床实验。

对于重庆啤酒官方的实验数据,魏来对一再表示,这不是我们提供的数据。他称,他主持的实验项目组,目前已经绕开重庆啤酒所聘的统计公司,正另外统计分析此次实验数据。

被通知拒谈重啤乙肝疫苗

长长的廊道一直走到头,再往左拐就是肝病科诊室便映入眼帘。房门左侧的医生卡上写着,这天出诊医生的名字:高燕和马慧。

魏院长有时会来这儿坐诊,但今天没有来。诊室门口的护士告诉。护士的身后,是一大片人群,几乎都是肝炎患者。

黄洪淼来自广东,他患的乙型肝炎,给他看病的是高燕医生。他原本以为是魏来医生,因为他是慕名而来。他也听说魏来曾在此主持一项乙肝疫苗实验,但具体并不清楚。

当天在肝病科坐诊的医生名为高燕,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病科的医生。当问起重庆啤酒乙肝疫苗实验时,她表示并不知情。

北大人民医院肝研所官方站显示,高燕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感染科创始人之一,现任常务副主任,国家九五科技攻关计划《免疫活性细胞回输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研究》课题主要承担者,是肝研所的主要专家之一。

人民医院门诊楼南门出来往右拐,不到50步的距离,便是一座白里偏黄的4层建筑,北侧被一层玻璃紧裹着,玻璃墙上凸起的蓝底白边的肝病研究所5个大字,表示了它的职能。

入口处装了门禁系统,表示想拜访魏来等,楼管人员很爽快地开了门。

肝研所的各类办公室、实验室和会议室混杂于3楼和4楼。人不多,只有几名身着白色大褂,不时出入于细胞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以及几名在办公室里闲聊的女工作人员。

研究人员蔡义清对表示,关于乙肝疫苗的任何问题,他们不懂,也不方便回答。应该找魏老师。她说。而在办公室外,陆续遇见了几位肝研所工作人员,但他们均拒谈乙肝疫苗。其中一位中年告诉,重庆啤酒已经通知他们不要接受媒体采访,否则违反证监会信息披露制度。

魏来的办公室在3楼,房门紧闭,敲门不应。楼管人员告诉,魏来并不在,或许在行政楼。

实验主持人不知重啤数据

22日中午12点30分,来到人民医院行政楼,保安说魏来出去开会了。随后拨通了魏来的。对方回答,正在外地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

此后几番来回,直到下午4点,肝研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魏来确实在人民医院院内行政楼开会。

在赶至楼下,等待了半小时之后,魏来从行政楼出来。在多番要求之下,魏来才接受了的采访。

12月8日,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公布了安慰组血清转换应答率28.2%,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600g组应答率30%,合成肽900g组应答率29.1%。

对于重庆啤酒官方公布的数据,主持重庆啤酒乙肝疫苗II期临床研究项目的魏来表示,不知道。

然而重庆啤酒公告称,乙肝疫苗II期临床研究项目的盲态数据审核会,是由组长单位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于11月27日主持召开的。

而当提出安慰组应答率是否过高的问题时,魏来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称,28.1%这个数据是重庆啤酒给出的数据,公告发布者也是重啤,他并不知情,没法做评价。

我们自己算出来的数据还没有出来。魏来介绍,目前,其主持的重庆啤酒乙肝疫苗II期临床研究项目组,已经请来专门的统计公司,单独计算此次实验数据。

在的追问中,魏来始终极力避谈由重庆啤酒发布的这一组揭盲数组,而一直强调实验结果如何,需待项目组另外统计的数据。

安慰剂组应答率过高是否表示实验失败?当提出此问题时,魏来的脸上颇露愠色,他认为所有药物研发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简单的成功不成功。

这个药有没有效,等到1月中旬我们统计的数据出来之后就知道了。魏来说。

而国家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系统专家孙忠实则表示,目前这一组数据意味着结果不太理想。

面对,魏来称,重庆啤酒乙肝疫苗实验原理是,并非简单的剂量增加问题。而360名参加实验的慢性乙肝病人,也是在全国不同的医院研究中心,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方案来筛选的。

一切实验过程按照方案执行,有专门的公司监督。魏来此时放慢语速,一字一顿地说道。

关于此次实验数据,曾致电疫苗研发者吴玉章所在第三军医大学科研部。研究员卢山告诉,吴玉章没有时间,一切等实验最终数据明年公布之后再说。

来自那里的数据

那么,已经被重庆啤酒公布,实验主持人却表示不知道的数据,来自那里?

重庆啤酒公告显示,重庆啤酒此次乙肝疫苗临床实验所有研究数据统计分析工作,均由一家名为RPS的公司负责。此次揭盲数据正是由RPS公司统计。

RPS公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国内与其相关的资料少之又少。

RPS公司官方站显示,公司全称Researc Pharmaceutical Services Inc,是一家1998在美国成立的公司,其创始人为Daniel M. Perlman。

这家公司专门从事生物医疗领域的临床实验给予服务。其业务包括规划研究、临床项目管理、临床监测、医学写作、管理事务、临床数据管理和生物识别技术等。

在英国伦敦交易所站,有RPS公司简短的IPO信息。而其站自称,公司位列全球CRO(生物医药研发外包)前10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最初与重庆啤酒合作的CRO,为百诺科(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这同样是一家在华美国CRO企业的子公司,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132.28万美元,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唐颖。

据悉,重庆啤酒乙肝项目公司佳辰生物曾出资500万元,聘请百诺科为乙肝临床实验ⅡB期服务。但在2009年,ⅡB期开始后,百诺科即被RPS公司收购,与重庆啤酒的合作,也被RPS在华公司RPS医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继承。

12月23日,曾就重啤乙肝疫苗事件,致电RPS医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具体情况。而对于所言的百诺科公司,她表示不知情。

同日,亦致电百诺科(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但一直无人接听。此外,重庆啤酒董秘办虽然接通,但接的工作人员表示,董秘一直在开会,目前也不便披露任何信息。而她只负责接,领导没授权接受采访。

重啤与浙大一院特别保密协定这个临床不重要

试验之初浙大一院曾就两点疑问与重庆啤酒进行交流,但重啤表示,医院只需要做好临床试验就好

12月22日上午,杭州笼罩在多云的天气里,来到坐落于杭州庆春路79号的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这里便是重庆啤酒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联合恩替卡韦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多中心Ⅱ期临床研究的组长单位。

浙江一院地理位置颇好,距离杭州火车站很近。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亦称浙江一院。

以传染病科为特色医疗的浙大附属一院

天气很冷,浙大附属一院却很热闹。

浙大附属一院的传染病科为特色医疗之一,系国家重点学科,曾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2项和省科技进步一等奖7项。浙大附属一院传染病科长期从事不明原因发热、细菌感染性疾病、病毒性肝炎、肝硬化和新发、再发传染病的临床诊治工作,以重型肝炎肝衰竭诊治为传统优势医疗项目。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病毒性肝炎发病机制及新型防治技术研究、艾滋病等新发与再现传染病研究、感染微生态和感染免疫研究、传染病诊断新技术研究等四个方向。

一院治肝病怎么样?传染病科9号楼前执勤的保安响亮地回答:好啊,当然好!难的是排号。你看2楼的普通门诊,一天到晚看病的都是满的。如果要看专家门诊,还要难,挂专家号只能在早上五点到六点,一般夜里两三点就开始排队了。我们6号楼,肝病住院部,从6层到12层都是住满的。

据介绍,浙大附属一院传染病科年门诊量超过6万人次。

这就是为什么浙大附属第一医院成为重啤临床乙肝试验的两个组长单位之一。其他参与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联合恩替卡韦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多中心Ⅱ期临床研究的单位还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302医院、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中南大学湘雅第二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南京市第二医院、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北京佑安医院、解放军八一医院、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深圳市东湖医院等十四家医院。

但是,在国内肝病治疗中地位超然的浙大附属一院,其负责临床试验的主任吴丽花仍然对重啤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联合恩替卡韦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多中心Ⅱ期临床研究持有疑虑。

蹊跷的临床试验无解的两个疑问

据重庆啤酒的公告披露,浙大附属第一医院为组长单位的临床试验于2010年6月4日开始启动。同年7月6日开始筛选受试者入组,8月5日首批13例受试者入组,9月1日累计72例受试者入组,10月8日累计157例受试者入组,11月2日累计206位受试者入组,12月1日累计267位受试者入组,今年1月6日,累计336位受试者入组,2月10日,累计378位受试者入组。最终这378位受试者中,有48位是在浙大附属第一医院接受临床试验的。

从2010年6月到2011年2月,在重啤所发出的关于治疗用(合成肽)乙肝疫苗的公告中,关于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联合恩替卡韦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多中心Ⅱ期临床研究的进展公告达到9个,而所有的进展都是关于受试者入组的情况。

受试者入组完成后,

重啤所发出的进展

公告中,关于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联合恩替卡韦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的随机、双盲、多中心Ⅱ期临床研究的进程迄今为止,都只有一句按临床方案正在各家临床医院进行临床试验。

和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为组长单位的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疗效及安全性的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期临床研究不同,浙大附属一院为组长的临床研究并没有采取任何与安慰剂组或者空白试验的对照,而且临床研究采取的药物也并不是仅为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而是联合恩替卡韦一并使用。

恩替卡韦,商品名:博路定。它的别名叫恩替卡韦水合物、恩替卡韦一水合物。生产企业为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持续出色的抗病毒能力和极低的耐药率,使之成为慢性乙型肝炎重要的一线治疗药物,可以长期保护患者远离耐药困扰,强效持久地控制病情。

早在今年5月间,浙大附属第一医院临床试验机构办公室主任吴丽花就曾接受媒体采访,当时吴丽花曾非常直接的表示对重庆啤酒乙肝疫苗试验感到奇怪。

当时吴丽花最大的疑问在于并没有空白对照试验,并且把重啤的药结合高剂量恩替卡韦(另一种高效治疗乙肝的药物),一起联合对患者用药,从而无法突出这款新疫苗的医疗性。

试验之初浙大附属一院方面曾就以上两点疑问与重庆啤酒进行交流,但重啤方面表示,浙大附属一院方面只需要做好这个临床试验就好。

为什么没有做空白对照试验?为什么要联合恩替卡韦用药?这两个问题,吴丽花不知道,但她只能做。至今,这两个问题仍是迷雾。

所以我们这个试验对重庆啤酒而言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仅仅只是一个辅助联合用药的临床试验而已。这就是吴丽花对浙大附属一院乙肝临床试验的评价。

重啤用保密协议

封临床医生主任之口

据吴丽花质疑重啤乙肝疫苗临床试验7个月过后,拨通吴丽花的,试图进一步沟通了解时,吴丽花的态度较之7个月前,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要采访我关于乙肝疫苗的事情,你需要先联系党委办公室。吴丽花在那头回应道。不过,她还是告诉,党委办公室在2号楼的6楼。

随后前往党委办公室,告知了采访意图。负责对口工作的戎先生略显好奇:你们是理财类报纸,和我们医院的疫苗有什么关系?

重庆啤酒此时已经因为乙肝疫苗揭盲数据而遭遇十个跌停,两百多亿市值灰飞烟灭,使得大成基金焦头烂额。

形成天差地别的,是浙大附属第一医院戎先生淡定的困惑。资本市场,离重庆啤酒很近,离浙大附属第一医院,却很远。

带着困惑,戎先生依然为积极联系吴丽花。但沟通并不顺利。两人在里交谈数分钟,大多数时间是戎先生在听吴丽花的解释。挂了之后,戎先生略带歉意的告诉:吴主任说她签了保密协议,这个乙肝疫苗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我也搞不清楚,一般他们对采访还是挺愿意的,他们实在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

而据了解,自五月吴丽花表示重庆啤酒乙肝疫苗试验感到奇怪和疑虑及想不通后,重庆啤酒方面非常不满,而吴丽花本人也遭到了院方领导的批评。这一切,是吴丽花所没有料到的,也使这位心直口快的医学研究人员从此噤若寒蝉。

抱着一线希望,继续直接联系吴丽花,再三表示仅作基本交流,不会涉及到任何未经允许披露的信息,吴丽花一直表示婉拒,甚至连露面都不肯。吴丽花在交流中一共回复五条短信,几乎每一条中都四个字:不好意思。

1234下一页

签约指南
装修施工
民生视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