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河北山东生猪检疫如虚设大量病猪流入金锣火

发布时间:2019-10-13 03:56:21

河北山东生猪检疫如虚设 大量病猪流入金锣火腿-中新

作为基本的民生问题,食品安全一直是国家层面三令五申监管的重点。不久前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提出,要采取更坚决措施,“全过程保障食品药品安全”。食品安全保障离不开严格的监管,层层监管本应构筑起一道道“防火墙”,但中国青年联合中央电视台调查发现,从生猪出栏到入厂屠宰,在河北、山东部分地区,检疫监管流于形式,甚至存在检疫票据猫腻。

在河北省衡水深州市,南史村是当地有名的养殖大村,中国青年走访中认识了生猪经纪人老尹,老尹生猪生意做了三十多年,在当地小有名气。中国青年跟着他跑了两天,记录了生猪从收购到销售的整个过程。

3月11日中午,中国青年跟随老尹一起到农户家收购生猪。在养猪户老赵家中,中国青年注意到,有些猪蹄部发黑、蹄壳脱落。“口蹄疫,闹了口蹄疫了。”老尹一副见惯不惊的姿态,“去了(屠宰场)就得宰了。”

他们说得随意,但中国青年却有些疑惑。口蹄疫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列为A类烈性传染病,在我国被列为一类动物疫病。按规定,如果发生一类动物疫病,应立即强制封锁、隔离、扑杀、销毁,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允许患有口蹄疫的病猪存活。

老赵和老尹指明的疑似病猪真的有问题么?中国青年试图找现场的动物检疫人员咨询,但发现在场忙碌的,只有老尹和养殖场的几个人,没有见到检疫人员。

半个小时后,中国青年跟随这辆运猪车来到了深州市晨光精肉制品厂(下简称“晨光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集屠宰、加工、销售于一体的中型食品生产企业,是河北省无公害畜产品产地认定单位,衡水市农业产业化先进龙头企业。

根据《生猪屠宰检疫规程》,检疫人员应当在生猪入场前查验《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和数量,询问生猪运输途中有关状况,检查生猪的外貌、呼吸等状况,并回收《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才可将生猪放行,送入临时圈养生猪的待宰圈。但直到老尹把生猪全部卸完,中国青年和老尹乘车离开,也没见到厂内有检疫工作人员出现。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生猪在入厂屠宰前有两道检疫关口:第一道是生猪出栏时现场检疫;第二道是入厂时检疫。但现实是,这两道监管关口全部徒有虚名。

生猪出栏时,检疫人员何以不进行现场检疫?中国青年辗转找到了深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驻南史村片区的专职检疫员刘文臣。让中国青年没想到的是,刘文臣竟然一口否认他负责的南史村片区有猪出栏。“自3月1日至今,一头都没有,因为年前的大猪都卖完了,小猪都还没长成。”

生猪入厂检疫又缘何失守?中国青年再次来到晨光公司。当时是下午四点多钟,正遇见一辆运猪车进厂,中国青年观察了全过程,生猪直接被赶入待宰圈,同样没看到有人查看检疫证明,清点数量。

中国青年随后和深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联系,找到了监督所驻晨光公司的专职检疫员贾鹏霄。贾鹏霄表示,按规定,生猪进厂时除了必须查验检疫票,查看生猪数量外,还必须查验生猪的电子耳标。

耳标是动物标识之一,是用于证明牲畜身份,承载牲畜个体信息的标志。按照农业部《关于加快推进动物标识及疫病可追溯体系建设工作的意见》,各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应确保饲养环节的猪耳标佩戴率达到90%以上,进入流通环节耳标佩戴率必须达到100%。这样,一旦出现问题可以追溯到源头。

深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支文军在接受中国青年采访时也表示,按规定,生猪进厂应戴齐耳标,否则不能进厂。而当中国青年就调查到的当地生猪出栏和进入屠宰厂检疫环节“失守”的情况向他反映时,他不假思索地予以否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事实上,在深州,生猪检疫监管的失守,并不是偶发现象。中国青年在晨光公司“蹲守”数天,发现不少运猪车上的猪连耳标都没有打,就直接拉入厂内。多位拉猪户告诉中国青年:“从农户家拉来的猪都不打耳标。”

这样出产的猪肉显然没有安全保障,生猪经纪人老尹就私下告诉中国青年,他不吃屠宰厂的猪肉。“闹病的猪当地不吃,当地都吃我们自己养的好猪。”

在距临邑县城南约4公里的德州金锣肉制品有限公司(下简称“德州金锣”),其生猪收购区,送运生猪的车队排成一字长龙状。“基本天天这样。排队能排到夜里十二点。”多位拉猪户告诉中国青年,德州金锣是生猪消化大户,高峰期时每天宰杀上万头猪,周边地区的生猪很多都往这里送。

中国青年近距离观察,发现有些生猪的蹄部明显呈黑色。“这都是‘康复猪’,口蹄疫康复猪。”来自德州陵城区(陵县)的拉猪户小刘告诉中国青年。

“耳标就在驾驶室中放着,(到屠宰厂)过磅的时候直接打上标,自己打标。”小刘说。中国青年也在他的驾驶室看到了专门给生猪打耳标的钳子。

按规定,生猪在进入流通环节,也就是出栏时必须百分之百佩戴耳标,检疫证明也只能由检疫人员在启运地点对生猪疫情、耳标等查验合格后,由检疫人员填写发放,没有耳标就不可能通过检疫。

小刘给中国青年出示了当天(2月10日)的检疫证明,上面显示,这批猪确实是要送到金锣。中国青年仔细查看,发现这张证明公章、签名一应俱全,看上去是正规的检疫票。但一个细节引发了中国青年的疑虑,他自称从山东陵城区拉猪,而检疫证明竟开自河北衡水。

中国青年和小刘约定,到小刘所在的收购点实地看一下。2月12号,中国青年来到了位于德州陵城区神头镇的这家收购点,小刘几个人正忙着把生猪装车。小刘说,之前遇到中国青年时他拉的那车生猪已经顺利送入了金锣公司,今天还要再送一车。他还拿出了当天要用的检疫证明,上面的到达地点还是德州金锣。

这样的检疫证明到底是怎么来的?小刘所在收猪点负责人、“金锣优秀经销商”杨维国对这个话题始终避而不谈。这批生猪真的能送入厂内吗?中国青年提出随车实地看一下,也遭到拒绝。

杨维国为什么这么警惕,检疫证明背后到底有什么文章呢?中国青年仔细查看小刘出示给中国青年的两张检疫证明,发现生猪启运地都是河北衡水故城县坊庄乡养殖场,检疫证明的开具单位均是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

当被问到是否到坊庄现场去过,是否在检疫票上签过名时,于杰兵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但他同时表示:“可能是我下面的人用我的名义签的,因为县里有检疫资质的没几个。”

在中国青年的要求下,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提供了与中国青年所拍摄的编号相同的检疫证明存根。中国青年拍摄的是运货联,和存根联放在一起对比,结果让中国青年吃了一惊。

按规定,检疫证明必须由检疫人员现场检疫合格后开具,一式两份,运货联、存根联必须一致。但中国青年拍到的编号为的证明,运货联数量显示是24头,签发日期2月10号,存根联上写的却是74头,签发日期变成了2月13号;编号为的证明更是离谱,运货联显示是运送生猪65头,日期是2月12号,上下联日期倒是一致,动物种类却变成了牛。

此后中国青年致电编号为检疫证明存根联上的赵姓“承运人”进一步核实,对方告诉中国青年,他以前确实到故城运过牛,但“都是半年前的事了”,并不是检疫证明上写的2月12号,而且数量也不对。检疫证明是“通过中间人开的”,他并没有见到,并且运的是6头“奶牛”,并不是屠宰用的肉牛。

故城县卫生所所长邴振庭告诉中国青年,检疫证明的两联中,运货联中的官方兽医签字只能“手工签字”,“机打打不出来”。但中国青年拍到的运货联官方兽医签字均为机打,并非手写。

事实上,类似的“问题”检疫证明不止这些,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的电脑系统显示,就在2月10日前后,至少有十份检疫证明都是以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于杰兵的名义签发的,承运人与小刘手中的检疫证明上的承运人也完全一致,启运地点也都是那个并不存在的“坊庄养殖场”。

微商城是怎么做
微信商店
小程序怎么招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