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盗墓笔记续9 第四十六章 (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9:30

盗墓笔记续9 第四十六章 (下)

后我们找了两把折叠铲,这是后的两把,由于带铁的面积大,是我们现今能找到的,唯一有重量又可以舍弃的装备。我们四人退到安区,胖子将折叠铲朝着闷油瓶之前的落脚点扔过去。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在折叠铲落地的一瞬间,只听啪的一声响,如果拍巴掌的声音,紧接着,那块地面,突然落空了,露出一个足有一米长宽的正方形大坑。

果然如此!

没等我爬到坑前去看闷油瓶的反应,一只带血的手突然攀上了大坑,那只手我太熟悉了,中指和食指比普通人要长,是闷油瓶。

谢天谢地,这小子还活着。

我们四人几乎是立刻冲到了坑前,我准备去把闷油瓶拉上来,然后一看之下,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坑很深,下面黑漆漆的,也不知有什么,但在探照灯的可视范围内,大坑的四壁,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形似蜥蜴的海魁!

但这海魁,绝对比我们之前在船上遇见的要大很多,几乎都活成老妖怪了,光线一打进去,它们就发出如同鬼啸一般的尖叫,不断想要去咬闷油瓶。

而闷油瓶此刻一只手攀着大坑一边,一只手握着青铜古刀,不断砍杀周围涌上来的海魁,浑身浴血,简直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别说出声,在大坑出现的时候,他甚至连看我们一眼都没有时间。

这是个翻转机关,要不了一会儿,板就会重翻过来,我示意同子留意周围的动静,和胖子两人赶紧拽着闷油瓶那只血手往上拉,闷油瓶本来就不重,我和胖子两人合力,瞬间就将他拽了上来。

在拽上闷油瓶的一瞬间,有只海魁咬住了闷油瓶的脚,连带着被拉出来,同子十分机灵,海魁刚一落地,就被他两枪给打死了。

闷油瓶被拉上来,我们还没来得及看他究竟伤得怎么样,就见他突然转身想着大坑处扑去,手指伸进坑里,一钩一探,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机关,瞬间就将大坑给封闭了。

这地砖似乎有隔音功能,封闭的一瞬间,下面那种鬼啸似的尖叫顿时不见了,估计就是那种灰色的涂层在作怪,闷油瓶做完这些,整个人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板上,身上的血将那些血脚印都掩盖了。

我心脏顿时就跳了一下,连忙去看闷油瓶的情形,他身上几乎是海魁咬出来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说严不严重,光是流血都可以流死了。

我唯一一次见到闷油瓶这种样子,是被困在巴乃的密洛陀洞时,那一次,他和胖子,离死亡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因此当再一次看见这种状况时,我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当时的感觉,那太恐怖了。

我立刻道:“准备水、药品,就地包扎。”事实上,我们留在这里很不安,但闷油瓶现在的情况,几乎是血流如注,一张脸都已经惨白,上面布满了血迹。

没有人反对,我们就在石台的边缘对闷油瓶进行抢救,他并没有晕过去,但非常虚弱,甚至连说话都困难,我实在法想象,在我和胖子打开机关的一瞬间,他是靠怎样的力量将自己悬空撑起来的。

我们的食物充足,但所带的水已经不多了。

伤口必要的清洗一定要进行,那些海魁不知在底下生活了多少年,个个斗大如牛,体型完变得不正常,我甚至都怀疑,这样的东西会存在,是不是张家人物质化出来守陵的,还有那些镇水尸,太他妈变态了,简直就是在开外挂。

食用水一共还剩两袋,闷油瓶身上的伤口太多,我们用了整整一袋半的水,剩下的半袋子,已经是节约再节约之下的产物,我们所携带的医药品,几乎大部分都用到了闷油瓶身上,活活将他弄成了一具木乃伊,后血止住了,我们又猛给他灌葡萄糖和食物,剩下的半袋水又有一半进了他的肚子。

正当我打算继续喂时,闷油瓶缓缓摇了摇头,用一种极其低弱的声音,缓缓道:“不要前进,找地方休息,等我醒过来。”说完,他头一歪,彻底晕过去了。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发现彼此都是满头大汗,后胖子咽了咽口水,喘息道:“跟着小哥有肉吃,听他的。”周围黑洞洞一片,也不知有什么,我背着闷油瓶,胖子在前面开路,同子和灰老鼠在后面警戒,一行人伤痕累累,后找了个靠石壁的地方休息。

水只剩下一点,说什么也不能动,但折腾到现在,人人几乎都是又渴又饿,吃了几口东西,加觉得干渴难耐,灰老鼠看着剩下的一点水,嘴皮直动,上面起了干干的一层皮。

由于干渴,所有人几乎都没有胃口,后胖子打开了水袋,给众人分了,我忍不住皱眉,待同子和灰老鼠睡后,才道:“小哥现在受重伤,比我们需要,你怎么分了?”

胖子压低声音道:“不分?不分等我们都倒了,谁去抬小哥?还有,你的伙计们一路上可没少遭罪,你这么偏心,不怕他们有想法?”

我回忆了一遍,发现自己确实有‘偏心’的嫌疑,忍不住叹气,也知道胖子做的对,想这种干渴的状态,还不能吃东西,因为越吃会越渴,渴是比饿难受的滋味。

后胖子道:“再说了,咱们不还有物质化吗?我跟你说,待会儿他们两个睡醒了,就这么说……”胖子在我耳边窃窃私语,出了个主意,我点了点头,不得不佩服胖子机灵,后,我们决定先就地休整,我和胖子轮着排岗,休整好体力,一切等闷油瓶醒了再说。

我一觉睡了也不知多久,但这次是自然醒的

,估计睡得时间必定不短,胖子也没叫醒我,一个人在那儿点脑袋,似睡非睡,我摇了他一下,他就警惕的睁开眼了。

我道:“去吧,我来。”他点了点头,身体一躺就打起了呼噜。

我睡饱了精神状态不错,便去查看闷油瓶的情况,好在没有发烧,血也完止住,仅仅经过一点睡眠,似乎就好了一些,张家人的恢复力简直是惊人的。

我又摸了一下他的肚子,扁的。人体在自我修复的时候,需要很多能量,于是我拿出了一些食物,捏碎了往他嘴里塞,这活挺恶心的,酱牛肉被我捏成黏糊糊的一坨,又黑又粘,看的我直恶心,我直接把它们塞闷油瓶嘴里了,好在他处于昏睡中,慢慢喂也看不到。

戌时,待喂完吃食,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可以走到灰老鼠身边,弄出了一些响动,不多时,他就迷迷糊糊睁开眼,我立刻假装睡意朦胧,踢了他一脚,道:“把水袋拿来,我要喝水。”

他已经睡懵了,哦了一声,摸过近的一只水袋递给我,当我接过手里时,原本空空的水袋,已经变得胀鼓鼓的了。

递完水袋,灰老鼠才反应过来,道:“吴哥,已经没水了。”

“谁说的。”我道。说完,晃了晃水袋。

灰老鼠恍然大悟,知道我又故技重施,顿时露出钦佩的表情,道:“又被你耍了。”

“这不是耍,是救命。”我道。

灰老鼠叫醒了同子,两人凑过来,盯着水袋,显然之前那一点水,并没有起多大作用。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物质化出来的东西究竟能不能喝,当我揭开水盖时,里面的水让我升起了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那水特别干净,我这辈子见过干净的水,是昆仑山里融化的雪水,清澈透亮,但这水,似乎比那雪水澄澈,或许是灰老鼠当时很渴望喝水,所以潜意识里想象出的水,是特别清澈的,但我总觉得怪异,这是靠脑海想象出来的,喝它,我有种在喝别人脑髓的感觉。

p:加完毕,谢谢大家的支持。

n

来宾性病医院排名
台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赤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来宾治疗性病的医院
台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