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687】一日遮天

发布时间:2020-01-17 09:31:44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687】一日遮天

耆闍之地,遮天大阵,看着眼前这一幕,即便是贵为鬼帝的阴长生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阵势一开,果然煌煌天象,如万莲席卷,如万兽奔腾,如万雷齐发,龙虎山精髓,皆在此阵之中。

所有的龙虎山长老们都是低垂眉眼,仙气飘飘,尽管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但是数甲子岁月打磨出来的那份气度,已经让人心折不已。加上这么多年在养龙之地的温养,比之在耆闍之地之时,已经胜一筹。

当王仙峤的十万魂,十万魄,是叫嚣着,在空中飞腾,气势骇人。阴长生的眼中闪过一丝战意,双手飞速掐决,瞬间,在阴长生的身边白光飞掠而起,如同一支一支森森白箭,对着王仙峤的十万魂,十万魄飞速射去。

“起!”忽然间耆闍之地的那些老者同喝一声,手中的数的烂漫般的五光十色光芒渗透出来,在空中凝成一支巨大的五彩莲台,如骄日明月升在半空之中,阴长生所发出的白箭部被这莲台吸入其内。

“好大的胆子!”阴长生大怒,道,“耆闍之地的修士们,我乃是北方鬼帝,拥有上天名册正封,你等居然敢阻我!”

“量天尊!”所有的耆闍之地的老者一起稽首,如同唱诗一般的声音响起,“我等受命封于此地,布下大阵,入阵者,论是谁,死!”

“难道修成仙根者,也不能通融吗?”

“奉命难违,请鬼帝体谅则个。”

“我阴长生当年在耆闍之地坐化,白日飞升,受仙露成道,与你等也是同道之人,因此在再三忍让,若非看着我卖张祖一面,你们这等级数的对手,能敌我半招吗?你等皆是半仙之体,难道不懂得仙界常伦,人不与仙斗的道理。”

“我祖常言,阴长生生性诡异,才智心智皆不足修道,即便受了仙露,也终有陨落之日,我等在此,便是送鬼帝轮回。”

“送我轮回?”阴长生闻言大笑,道,“你等俱是已经死了的人,充其量不过为半个鬼仙,居然想送我北方鬼帝轮回,好大的口气,今日我便与你等一战,顺手将耆闍之地毁去,我看龙虎山没了这修仙神境,日后可还有白日飞升之人!”

阴长生面色阴翳,手中一幻,仙剑在手,一声呼喝,一跃而起,其速度之,已经超过了所有人想象,几乎在转眼之间,便冲入了遮天大阵之中。

耆闍之地诸位老者唱喏一声,举手指天,均捏出一道诡异的剑诀,那在半空中旋转的莲台转动地越发急促,在阴长生近身的同时,莲台轰然罩下,将阴长生困在里面。

“长!”阴长生猛喝一声,整个人如同飞速长大,一倍,五倍,十倍,直到了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大小,而这莲台也随着阴长生的身躯的变化而变化,死死将阴长生困在里面。

阴长生大喊一声,双手一撕,那已经胀大大数百丈的莲台被他这用力一撕,居然撕成两半,阴长生眼中乖戾之色越浓,大笑道:“龙虎道法,不过尔尔。”

话音未落,阴长生顿时眼中大变,忽然脚下莲瓣忽现,嗖然拔节,缠绕而起,如一条条毒蛇一般,由阴长生的脚下而起,当阴长生已经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腰身,紧紧收缩,将阴长生缠了一个结实。

莲瓣倒刺疾生,根根插入阴长生体内,阴长生闷哼一声,用力一挣扎,但是那些莲瓣居然越绕越紧,根本法动。

“好!有趣。”阴长生头顶一阵清光越过,一株黑色莲花出现,如漆如墨,甚为诡异。

莲花一展,黑风妖气跃动,阴长生周身也开始发生着变化,原本金冠锦袍已经变成漆黑一片,甚至连脸面,手脚变成黑色,而那黑色的瞳仁是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潭,发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诡异气息。

阴长生在笑,阴森森道:“今日,我就让你们鼠目寸光之人,见识见识我仙界鬼帝的能力,也让不枉你们百年修为之功!”

说完,阴长生嘴里发出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语种,伴着极有节奏的起承转合,渐渐的,所有人在场的人,都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判祖望天喃喃地道:“终于,这些人把阴长生惹怒了。仙界之手将现世了。”

鬼帝入世,其实都是碍于天地法则,以凡胎肉身为本,而自己的那尊真正的本尊依然藏于仙界,而现在,阴长生要召唤的便是自己的真正仙体中!

仙界之手!

鬼帝一声呼喊,忽然间天空中出现了一双遮天蔽日的大手,双手一动,一个大印冲天而降。

天地如同狂洋一般抖动,仿佛承受不了这种超越了凡界的能力,随时有可能崩塌一般,望着这遮天蔽日的一掌,所有人都心头都在颤栗,这瑰丽的天地奇观,世间能有几次,凡人能有几次,能够亲眼目睹。

用毁天灭地四字,似乎也不能形容这一掌的强大!

大掌落下,

如同一道道的黑色涟漪,冲向四面八方,仿佛要把这个世界都击得粉碎!

这种力量,未能破碎虚空的人,根本法抵抗,即便是耆闍之地中这些修行百年的长老们。

涟漪所在,便是终结之时,所有的长老们在这一瞬间便化为形。

就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天地顿时寂灭了。只有黑色的阴长生踏地顶天,披靡当世,而那双仙掌,掠在半空之中,昭示着他才是凡间为强大的存在,在他眼中,论是谁,只要没有破碎虚空,都是蝼蚁。

阴长生回首,却发现王仙峤的千万魂魄已经不见了。

这小子,利用自己与耆闍之地的长老们周旋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

“出来!”阴长生的目光一扫,如同一道电芒射出,仿佛能将天地一切形之物部看穿看透一般。但是却寻不到王仙峤的半根毫毛!

十万魂,十万魄,岂能在一瞬之间消失得垠踪,阴长生勃然大怒,一双仙掌猛地向旁边砸去,一座小山顿时如同地震一般,飞沙走石,山崩地裂。

“我就不信你小子能够逃出的手心!”阴长生再次催动仙掌,对着另外一处猛地砸下!

又是一片狼藉,但是依然没有王仙峤的踪迹!

“你这样做是徒劳的。”判祖眼神冷漠,“你破不了这遮天大阵,便寻不到王仙峤,他已经和这大阵融为一体了。”

“什么?”阴长生冷冷道,“耆闍之地那些废物都被我一掌打死了,这遮天大阵早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如何没破!”

“看来,你根本不了解张道陵呵!”判祖叹了口气,举头望天,道,“你且看天。”

阴长生抬头,昏黄色的天空中,那轮红日已经日薄西山,似乎很就会落下,除此之外,别其他。

阴长生冷哼一声,道:“不过尔尔。”

忽然阴长生的瞳孔飞速的收缩,因为,啊发现这一轮红日似乎越来越近,而在这轮红日之后,似乎有着人影一般,推动着这一轮红日向着自己不断的靠近!

“一日遮天!”判祖冷冷道,“这才是遮天大阵的精髓所在。”

“你如何知道这阵的?”阴长生眼中精芒大炽,急速问道。

“因为……”判祖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恐惧,道,“当年……即便是他也差点毁在此阵之中,可是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那一日如轮,越来越近,而在他的身后,这一次阴长生终于看清了,原来是刚刚的那些耆闍之地的老者们,在这一轮红日背后,推动者,这一轮红日便如同一辆承载了天地间限能量的战车,向着阴长生碾杀过来。

温度骤然升高了千百度,地面草木枯焦,瞬间燃烧,而阴长生的衣诀处,也开始发出一阵一阵焦枯的气味。

“一日遮天!”阴长生长身而起,道,“遮得了天,却遮不了仙!”在半空中,操动那双仙界神掌,照着那轮日一拍而下!

北京京都儿童做一次检查多少钱
西安碑林医院电话
贵阳有癫痫病医院吗
韶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河南白癜风治疗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