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空武 第177章 最后篇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5:05

空武 第177章 最后篇章

天武历:一九年,八月份,

七月份的‘圣山事件’与‘流言风波’,随着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热议也终于渐渐清冷下來,

南岭西方,金之族,断裂谷,

有位短发青年站立在平地边缘,俯瞰着下方深不见底的大裂谷,脸上沒有平时常见的阳刚之气,反而像是有股挥之不去的沉郁,

岑林对于断裂谷这块特殊的平地地形,对它最深的印象就是儿时经常來玩耍,长大后要忙于修炼就几乎沒有再來过,岂料那晚再次前來竟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已经…半个月了,”望着下方冷寂的黑色,岑林不禁低语了一句,虽然父亲无法确定他们还活着,但他还是打从心里希望会沒事,这段时间也是天天都有來这里,

‘如果…那晚我赶來后第一时间就加入战斗,沒有跟zǐ云了解情况浪费大量时间,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否就会不一样,’这些天难免会浮现出这样的想法,然而已经发生的事情却无法改变,

与蓝星他们只是一面之缘,但自己那晚沒有全力帮助,还是让岑林感到不太舒服:‘很可惜…沒能与你们深交,但愿以后还有机会,’

‘接下來…,’岑林作为这届天神学员的第一人,在看到蓝星他们另类的天赋以后,也是决定是时候去其他地域闯荡:‘这个世界很大,自己仍需提升,接下來…就去中州武学院吧,’

伴随着明确的决心,身影穿梭在山林中……与上次前往天圣山赴宴时一样,岑林这次仍是绕道途径天心城;本來想着可以回学院友聚一番,沒想到竟得知秀颀未归的消息,

‘当初是我约她出來的,而我却把她独自留下,’心中难免涌现自责,友聚心情也已消失:‘这是怎么回事,应该早就回來了啊,难道…出什么意外了,’

猜想不由自主的浮现,担忧也难以平复下來,岑林也就立即决定前往当初与她分别的地点,,天机城,

滴…时间回溯,视角变换:南岭西方,金之族,

彩姨脸上此刻尽显少女般的担忧,话语中也是充满着无言的着急:“森哥,过几天再去,可以吗,”

“哈,”岑森闻言给出个请放心的微笑,不自觉的抚摸起那柔顺的发丝:“彩儿,有你的医治照顾,伤已经不碍事了,”

“沈亢他…,”疼惜的看着眼前的人儿,但是却与他人有着约定:“当初因伤沒怎么接待,那时约好了会去拜访,再说也不是就我一人,很可能还有兽族族长尹钦与翼岛族长翼青,”

“可是…你的伤,”彩姨此刻明显还是担心,但岑森好似已决定下來:“彩儿,我们族群已经隐居太久,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是时候…该重新关注下大陆的情况,”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彩姨最后选择了妥协,经过不断的叮嘱后,心中仍是有种莫名的不安,

虽然不清楚沈亢为何会來,但在与丈夫岑森的交谈中,彩姨得知‘圣山事件’与‘流言风波’好似有关联,而且其中还惊动到包括族群在内的四大势力,这难免不会让人感到担心,

随着时间不知觉的流逝,心中的不安竟然成真了,,岑森前往天圣山拜访,可是最后却一去不回、杳无音讯,

故此,彩姨决定亲自带人前往天圣山……

滴…时间回溯,视角变换:南岭西部,天心帝国,

层峦起伏的山岭中,有位穿着简朴服饰的老者在行进,然而此刻脸上却沒有平常的祥和:“老赤,这次可被你害惨了,既然小舞回中州了,那我也回去了,你好自为之吧,”

对于老鬼的抱怨,赤魂知道自己理亏,也不准备继续谈论,干脆承认自己失误:“我知道…这次让你元气大伤,是我的失误造成的,不过你也应该清楚,我也同样实力大损,所以接下來的计划……”

见到老鬼仍是沉闷不语,赤魂也是继续耐心说服:“要不这样吧,在这里你可以去找李四,他应该会有路子替你弄到几名特殊体质的少女,”

“少女,”听到这个字眼的老鬼,心里当即有些松动了:“那好吧,他是在天机城吧,那走吧,”

“等下,”赤魂此刻显然还有其他的打算,急忙叫住心急想要动身的老鬼:“去那之前,你替我去趟天圣山找沈亢,”

“沈亢,”赤魂突然的话着实让人不明白:“找他干嘛,”

“你去跟他说,沈天在我手里,要想救他的话……”赤魂说的颇为神秘,然而却让人听不懂:“沈天,他又是谁,”

“沈亢他儿子,”虽然想要保留些神秘感,但好像需要解释说明下:“虽然他现在已经死了,但因为修炼过《炼魂术》的缘故,所以残魂还是能够保留的,我想这点可以用來利用下,”

“听起來不错啊,”抓人软肋这种事情,听着就感觉好爽的,

就这样,南岭看似恢复了平静,实则又一波暗涌來袭……

滴…时间回溯,场景变换:夜晚时分,南岭西方,断裂谷,

“你们傻啊,真以为我会束手就擒…,,”尽管情况不容乐观,但看到蓝星顺利离开,姜晨瞬间就感到轻松,

接下來战斗的乏力,让姜晨首次意识到失去肉身太麻烦,回想起赤魂曾经进入到天魂的身体,而且像是完全控制,突然就感觉灵光闪现:“等下,我们做个交易,行吗,”

‘若能得知重塑肉身的方法,分点力量给他也未尝不可,’姜晨本着这样的打算,然而赤魂却是不买账:“哼,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呵,那沒办法了,”听到对方完全不给面子,不由得感到无奈且恼火,做出决定后倒全身轻松:“力量与其被你吸收掉,还不如让它就此消散,总之不会让你如意的,”

伴随着释放全部的力量,曾经的记忆也随之闪现,,自己的这一生,虽然多在沉睡,但也算超值了,沒什么可惜的,可…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像是忘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人,’

仍在努力搜寻记忆中的那段空白,下方传來的怪异感却将姜晨唤醒:‘什么东西,深渊裂谷下方有什么…在吸引我,,’

下个瞬间,惊喜涌现:‘哈,这个地形,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可是…怎样才能不被发现,看來…爆炸掩饰在所难免,’

这是一旦失败就会万劫不复的主意,但姜晨仍是觉得可以为此冒险一试,也就沒再使用任何辅助的施展灵爆:‘给我…爆,’

‘轰轰轰…,,,’一道轰天的爆炸声,震撼了整个断裂谷;山林中休憩的鸟禽,瞬间惊醒径相飞走,

借助着爆炸的威势,身形瞬间飘向裂谷,任由其掉落的同时,只存在这样的想法:‘呼…,已经无力控制了,这样的虚弱状态,但愿他感应不到,’

掉落的腾空感,好似沒有尽头;不断掉入黑暗,像是在被吞噬,

‘还是…要结束吗,’姜晨这样的念头,突然被怪异感打断,力量竟在不断恢复;四周的黑暗中像是有纯粹的力量,但问題是自己怎么也感应不到它:‘这是…怎么回事,’

抬头望向‘一线天’的情景,虽然庆幸对方沒有追击來,但心中也是不禁疑惑起來:‘是太虚弱…感应不到吗,不、不对,如果真的存在那样的力量,那先前沒理由感应不到啊,’

依旧贪婪的吸收着莫名的力量,同时心中也浮现出个合理猜想:‘难道…是这里有什么空间障眼法,应该是这样的沒错,不然沒其他解释了,’

神秘的力量确实让人留恋,但也开始搜寻四周的异样,转悠一圈后沒有丝毫发现,这就让人更为的疑惑不解:‘不应该啊,沒道理啊,’

想起曾经秘境的搜寻方法,但是在这里却好似不适用,也就只能决定静心來感应,看能否得知神秘力量的來源,

‘我x…,不是吧,’突然的发现让姜晨难以抑制激动,竟然感应到媲美远古三族的东西:‘这里竟然有个…域外空间,不会吧,’

‘轰…,’姜晨刚想仔细研究下,上方却传來道突响声,这让人再次感到疑惑:‘怎么…岑森还在战斗,他还能一挑二不成,这么厉害早干嘛去了,’

‘等、等下,’突现的感应让人一惊:‘斧纹怎么会有反应,蓝星那小子沒逃掉,,’

虽然已无再战之力,上去绝对就是送死,但还是无法做到视若无睹:‘唉,不管了,活了这么久,比起蓝星赚翻了,’

‘不过…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下定决心的姜晨,随着距离的靠近,感觉是意外非常:‘哈…,啥情况,那老家伙也虚到不行了,,’

‘哇,像是要抓狂了,’來不及感叹那么多,姜晨立马向蓝星示意:‘咳咳,你小子…还真不让人省心,赶紧过來往下跳,我带你去长见识,’

本想趁对方虚弱时机,带蓝星遁入域外空间,然后再毁掉入口通道,可沒想到…跳下來的不止他一人……

(zǐ云篇:灭族危机完结,)

(这篇内容,写于正文东海篇之后,但愿剧情能衔接自然,)

(《空武》第一阶段,完结,)

北京国仁医院地点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
北京治疗卵巢早衰好的医院
合肥白癜风治疗方法
汕头治疗妇科医院哪些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