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帝国玩具 第七百九十二章 运输部

发布时间:2019-12-09 15:42:22

帝国玩具 第七百九十二章 运输部

胡文海确实没想到,在他把建议书通过陈发递上去之后,第二天就看到了从帝都来的吕秘书。

作为当今二号的大秘,吕秘书无疑是非常繁忙的。渤海省方面摆出一副积极接待的表现

,却是把媚眼抛给了瞎子看,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

吕秘书从飞机上下来——他的级别不够,肯定是没有专机待遇。坐了前一天的红眼航班,第二天早上天还有些擦黑,就已经从机场里走出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渤海省方面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才蜂拥而至。一系列的官方程序当然就是无从开始,吕秘书要了省委的一辆车,在众人面面相觑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二号大秘如此匆忙和神秘的抵达盛京,让盛京省市两级机构纷纷战战兢兢,省委大院里的工作人员连说话的声音都莫名的小了几个量级。

二号首长的大秘连夜做红眼航班抵达盛京,而且是在下飞机之前很短时间里才作出通知,这摆明了是一付要搞突然袭击的态势。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搞工作的谁还没点小问题。上面一副要搞事的样子杀过来,说不腿软那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来私下里的小道消息和谣言疯狂流传,更是说明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中午,有人亲眼看到吕秘书的车开进了友谊宾馆,至此所有人都才松了口气。怪不得吕秘书是如此来去匆匆,不用问了,八成又是搞出了什么大。

很多人并不知道,他们高兴的未免太早。一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雨,正在盛京、渤海省和整个中国的天空中酝酿着。

“……”

“胡文海!”

胡文海的套房门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两个语气各异的声音前后响起,紧接着就是三个胡文海的老熟人鱼贯而入。

“吕秘书、付局长,还有小叔?你们这是怎么凑到一起了?”

胡文海关掉电视,脚上蹬着拖鞋、身上穿着睡衣,手里抓着友谊宾馆大厨“豪华牛排卷饼套餐”,显然是没有做好会客的准备。

“,是谁来了?”陈发从里面的书房里出来,拢了拢头发,正看到走进来的三个人。

“吕秘书?你们这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通知一下?”

陈发负责的是胡文海的全部工作和生活安排,吕秘书的突然出现,显然并不在她的计划范围之内。实际上这段时间为了预防有人狗急跳墙,他的会客时间减到了非常少的地步。

“今早刚到,省府方面也是很晚才收到通知的。”

吕秘书大剌剌的在胡文海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转头看向陈发,痛心疾首的说道:“不提前通知也是首长的意思,否则怕不是你们还要搞出更大的事情来!”

“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就是要搞事,决定权也交给上面了啊!”

胡文海这可不乐意了,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一样:“英国人这竹杠我都让给国家去敲了,一切行动都等上面的决定,怎么吕秘书你嘴里说的好像我要搞226一样!”

“什么英国人?什么竹杠?”

没想到吕秘书竟然也是一脸懵逼,看了看胡文海、又看了看身后的付志恒和胡胜利,随即一个激灵:“我说……莫不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吧?”

“英镑汇率的问题,我不是已经打了报告上去吗?吕秘书你不是为这个事情来的?”

“当然不是!”吕秘书指着付志恒和胡胜利,拍着沙发扶手痛心疾首,摇头道:“胡文海你别胡搅蛮缠,你和铁道部搞的那点把戏,是想瞒过谁呢……通过下面的铁路局发行上千亿的公司债,你刚才这个形容词还真没错,你们这是要搞226,以下克上啊?”

“这……”

胡文海仿佛上班偷偷打游戏被人抓了现行,目瞪口呆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公司债这个事情和铁道部是百利而无一害,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关键是当初搞的这么麻烦,就是为了避免把问题的层次提的太高,可没想到还是引起了二号首长的注意。

如今人家登门兴师问罪,胡文海真是有些麻爪。

吕秘书瞪着眼睛,难得气的哼哼着说道:“而且公司债还能购买铁路服务,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没有通过央行,向社会投放了上千亿的货币,你们和铁道部真是无法无天啊!”

胡文海抬头看向在一旁站的规规矩矩的付志恒和胡胜利,尴尬的笑了一声。

把铁路债搞的这么麻烦,确实有逃脱监管的打算在里面。其实说到底,胡文海也不是圣人。他这几年扶持起新科集团,同时和铁路系统、船舶系统等工业系统之间拉起来的关系,本身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公司债能购买铁路服务,本来就是为了打压高速公路系统出的一手阴招。结果现在被吕秘书差不多算是当场拆穿,胡文海只要还有点脸皮,难免是要脸红一阵。

不过他倒也足够光棍,干脆两手一摊:“既然上面觉得这么不合适,行吧,那我看铁路这一千亿不搞了就是。中铁建投虽然没有一千亿,但是要投资大秦铁路还是没问题的。就是砸锅卖铁,就当我这一步走错,给铁道部赔不是了。”

“我胡文海别的不说,从来没有做错了装死不认还倒打一耙的习惯。做错要认,挨打要立正!”

“呃——”

胡文海这一番表态,吕秘书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高兴的样子。他略带尴尬的摆了摆手,放缓了态度笑道:“别着急,我这也不是说铁道部的一千亿公司债就不干了,也不是说这件事有什么错处。”

“首长主要是觉得,你们现在这么搞,时机还不太对。”

这下轮到吕秘书坐蜡了,他本来只是想着先在气势上压胡文海一头,好方便后面要做的事情。谁想到胡文海要干脆取消掉这一千亿的项目,这怎么能行!

在铁道部这一千亿公司债的方案出台之前,二号一句话就能把它掐死在腹中。然而到了它成为一个切实存在的项目之后,哪怕是二号也不敢正面挑战整个铁道系统了。

而如今这一千亿公司债的运作方式,可是从白音华会议之后,便在铁路系统里广为人知了。不说下面的人,只铁道部的所有实权局、段长,可都是亲耳从胡文海那里听到过这个方案的完整细节。

这板上钉钉的一千亿如果都能飞了,怕不是铁道部里就要“天诛国贼”了。当然,也是因为知情的人实在太多,所以根本就没有瞒过上面的可能了。

胡文海这撂摊子的话一说出来,吕秘书哪里还有什么脾气。如今这个事情,想不干都不行、想不交给胡文海来做都更不行!

吕秘书期期艾艾,和颜悦色道:“首长呢,也不是反对这一千亿的项目。不过你们现在这么搞,那真是不行的!铁道部即是政策制定者,又是企业经营者。中铁建投承销企业债,按说应该有监督的,可偏偏铁道部又是它的大股东,哪有既当裁判、又当球员的道理?”

“还有铁通的问题,电信局官司都打到中央去了。铁通一个搞铁路信号通信的,把邮电部的生意都快从北方给挤出去了……多少注意点影响!不是说你这个方案不好,不过也别眼睛里只盯着铁道部这一亩三分地。”

说到底,胡文海保持了他一贯的搞事传统,管挖不管埋。

这也是他身为重生者的优势所在,他能看到、指出解决问题的方向。但是要如何创造解决问题的条件,这就不是他所擅长的领域了。

即使是重生者,他也不可能对整个经济体系的运行了如指掌。他知道应该从哪里找到这一千亿,知道铁道的战略应该如何发展。但是如何真正把这一千亿从社会上搜集起来,如何将整个社会运作起来,这是他所不了解的。

简单的说,一千亿是不是个好项目?当然是一个好项目。但是要把这个好项目办成,光靠胡文海是不行的,还得有人去“擦屁股”才行。

当然,如果没有胡文海,那么也就没有这些麻烦的事情了。然而既然有了胡文海,有了这一千亿的项目,那么很多人就不得不动起来了。就像是冬天冰面上的陀螺,鞭子抽过来了,再不情愿的陀螺,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鞭子的节奏。

跟不上的,那就等着摔跟头吧。

吕秘书如今面临的局面也是如此,有了这一千亿的鞭子,之前很多还能“裱糊”的地方就拖不下去了。眼看着铁道部这鞭子要抽过来,体制上的陀螺就必须飞快的转起来。二号作为一名老电力工程师,对一个复杂系统的反馈速度心知肚明。

可以说胡文海为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差不多都是这种方式实现的。

“好了,吕秘书你就直说,上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吧!”

胡文海前倾着身体,目光炯炯有神:“铁道部这一千亿,要怎么才能拿到手?”

“这一千亿,铁道部是肯定拿不到手的!”

吕秘书也不客气,直言不讳道:“首长的意思,铁道部这一千亿必须有效的监管起来,而且不能铁道部自己管自己。中铁建投,铁道部必须交出来。既然债券有中铁建投发行,铁道部就不合适继续持有中铁建投的股份。”

“这个没有问题,中铁建投的股份铁道部可以转给国资办!”

付志恒看了胡文海一眼,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站出来说道:“只要保证铁道部资金供应,中铁建投本来也是在中央的支持下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光是中铁建投吗?”不成想,吕秘书听到付志恒的表态,不仅没有赞同,反而有些不以为意。

“,中铁建投直属只是第一步而已。”吕秘书的指节轻轻敲打着沙发扶手,摇头苦笑道:“自打新科崛起以来……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你的身边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科系’吗?”

胡文海听到这个名词,明显一愣:“什么新科系?”

说实话胡文海对这个名词有点本能的抵触,这种××系的称呼,不得不说往往都会出现在反派角色的称呼上。比如说什么“万科系”、“宝能系”、“阿里系”之类,好像很容易搞出一些遮天人物,上演一番“长刀之夜”类似的曲目……

吕秘书掰着手指头,开始给他数起来:“中船重工、铁道部,这是你的铁杆盟友,现在看航空产业同样也离不开新科的支持。渤海省就不用说了,电子电信系统也是看你脸色的。能源、化工、钢铁,这些领域新科同样有大量的投资。”

“你难道就没发现,如今船舶、铁路和飞机三大产业,发展速度和水平已经完全超出国内各行业发展的平均水平了吗?”

船舶制造就不用说了,如今中日两国平分秋色。铁路只要一千亿投资到手,分分钟氪金大建出奇迹。而航空系统虽然还没有太大的成就,但民航有了胡文海的支持,建设一支世界级规模的机队指日可待。

这么一看,胡文海在运输领域确实已经是无法忽视的存在。如今国内的运输系统,确实已经可以称呼一声“新科系”了。

“中央正在搞大部制改革,过去意见是不动铁道部的。不过现在看来,铁道发展对公路长途运输的竞争性很明显了,所以必须进行一定的平衡。”

吕秘书咽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首长现在的意思,是希望能够将交通部、铁道部,海事和民航总局和邮政电信等部门,合并改组成运输部。相关领域的经营单位将进行政企分离,运输部作为监管部门,制定运输系统的政策方针。”

胡文海听到这里不由心驰目眩,惊讶的瞪起了眼睛:“这,这可真是好大的手笔!”nt

记住版址:

济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鄂尔多斯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张炜婧

沈东医院怎么样

清远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宝宝口臭
小孩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孩子上火怎么办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