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作品赏析】弱肉强食世界的愤怒和悲哀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7:24

【作品赏析】弱肉强食世界的愤怒和悲哀 ——读阿娜尔古丽《走出抑郁》第二章“老板的姐姐”

读完这个章节,眼里忍不住的是眼泪,为我们今天的现实社会悲哀,为我们那些愚昧的底层人悲哀,为那些有钱人和狗仗人势者愤怒。小说这个章节,通过典型人物的悲惨遭遇情景的描写,把强势者的无耻和流氓嘴脸,把弱势者悲哀的奴性嘴脸,生动形象地刻画了出来,对比中调动起读者强烈的情感变化,让读者不知不觉中升腾起悲哀,一切都转化为鲁迅似的愤怒。小说通过悲剧故事,撕扯我们的大脑神经,让我们去关注我们今天的社会,去思考我们今天的社会和我们的命运。小说用悲剧引起我们去思考对我们社会人性的“疗救”。

【一】

弱肉强食环境里,我们该如何生存?小说通过简洁笔墨,给我们刻画了故事悲剧发生的一个典型环境,强者生存,弱者谋生艰难。

“我”是章节的主人公,“我”生活在一个工作难找,生存难定的世界里。生存在一个虚伪的世界里。大学生,在中国的民众观念里,是人才,是天之骄子,要的是光彩的荣耀的职业,这种观念带来了很多大学生的职业压力,也带来了很多的生存和心理悲哀。“我”无法啃老,又没有有钱的“男”朋友,“我”得养活自己,又得顾及父母的脸面,于是“我”给父母撒谎,说在一个企业办公室工作。小说通过这个细节的描写,给我们展示了今天中国人在就业方面的“虚荣”环境,这个环境也造成了小说的悬念,也为“我”的悲剧埋了伏笔。如果不是因为这种虚荣,“我”就可以大胆告诉父母从事的工作,在遭受侮辱的时候,就可能取得家庭力量的支持。正因为这种职业虚荣,“我”被讹诈,“我”被摸,都只是默默地忍受,不敢告诉家庭,致使在饭店里受到的伤害不断继续。

小说写了“我”的同学们寻找工作的情况,通过她们的遭遇刻画出了今天大学生就业难的真实环境。她们递了很多的简历,还是没法找到工作;她们把自己打扮得很光艳很性感,企图通过“色”引起老板们的注意,来找到她们渴望的工作。就是这样,她们要找到工作也很难。这个典型环境,暗示了小说里“我”无法摆脱悲剧的必然性。“我”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欺压和羞辱,“我”想离开,但是“我”拿不出赔偿的钱,离开了又到哪里去找工作?“我”只能在一个饭馆里继续忍受屈辱。这种身心备受摧残的悲哀,除了人性凶恶造成,与工作难、生存难的社会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老板为什么敢任意践踏员工的尊严?就是因为工作难找。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这个环境造成了员工们的奴性胆怯,造成了员工们面对职业暴力的不敢反抗。

野蛮的人性环境,是小说描写的社会环境的第三个特征。人性的野蛮和奴性,是小说悲剧形成的直接原因。走过晒着阳光的街道,我们深入今天一些职业圈子的里面去看,就会发现,小说揭示的人性世界的野蛮和丑恶,不完全是虚构。只是局外者没有看到,没有感受到而已。我们的国家发展到今天,经济上去了,改变我们社会的人性,让我们更多的人善良起来,这是小说表现出的最为有现实意义的主题。

正因为小说把人物放在这种典型环境中描写,才使小说的悲剧有了社会性,有了更为感人的力量。我们看着悲剧愤怒,悲哀,不是因为主人公的悲剧是个案,而是因为主人公的悲剧有着社会典型性,这种愤怒和悲哀,有着对社会代表势力的愤怒和悲哀,这种愤怒和悲哀中,我们渴望着我们社会环境里的这些东西能改变,只有社会环境改变了,悲剧才会少和没有。这就是小说悲剧的“疗救”主题价值。

【二】

强势着的无耻和残忍丑恶的人性揭露。小说在弱势和强势者的鲜明对比描写中,写出了愤怒。

小说的强势者,有老板,有食客,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食客们和老板的姐姐。朱德在《回忆我的母亲》一文中说“为富不仁”,作者的小说把这一点表现得更为刺激人的眼睛和神经。

老板的姐姐,一个粗俗、狭隘、自私、嫉妒、残忍狠毒的女人。她没有文化,对大学生充满着一种敌视,她没有把大学生的“我”看着人才,而是把“我”当着了蹂躏显示她的狠毒的工具。她和员工一起商量折磨“我”的方法,她们请来一座食客,故意让“我”把一盘有毛的羊蹄菜端给客人,强迫“我”给客人跪下认错,强迫“我”承担这桌饭菜的价钱;“我”被流氓食客摸了,老板和老板姐姐不但不伸张正义,为了他们的利益,强迫“我”忍受屈辱去给流氓道歉,继续接受他们语言上的暴力侮辱。两次事件中,食客大款们,没有人的善良,只有有钱有势者的行凶和逞恶,对弱势者服务员,他们竭尽所能地欺侮。小说为了表现老板姐姐的人性凶恶,还写了小甄子的不幸遭遇,她因为无意中打碎了一个碟子,就被狠心地开除了。看到这里,哪一位读者会不愤怒?

小说描写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势力,是一种有着社会性的力量。老板、老板娘、老板姐姐,他们是强势者的代表,她们对员工是残酷的约束和管理,为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处处袒护流氓顾客,任员工的尊严受到践踏,还卑鄙地采用手段压榨员工。他们把那一桌无中生有的“二千六百元”强加到“我”身上,约束了“我”离开的自由。没有压榨就没有他们利益的获得。回到我们今天的现实,这种可怕的势力难道没有吗?医院为了获取巨大利益,对病人是采取各种“巧妙”的方式找出病,吃药的手术,小病的看成大病,不住院的住院,早该手术的输几天液再说……那些房地产商、“炒房团”,哪管你有房没房,攫取他们的最大金钱价值是他们的追求;强拆,哪管你人活不活?网络上,不少地位钱势显赫者,纵容家人,随意剥夺弱势者的生命权,这种现象没有吗?如果看看这段时间的一些新闻,深入到一些行业事件中,我们才感觉到作者描写的这种人性“恶”的力量群体的可怕。

怎样遏制这种人性“恶”的继续膨胀,让社会的弱势者有一种安全和舒心愉快的就业环境和生存环境?这是小说通过这些典型人物表现出的小说主题意义。

【三】

弱势者身上的悲哀奴性,这是小说通过人物形象表现出的又一层主题意义。作家在很多小说里表现出了对这种人性的愤怒,就像鲁迅先生一样痛恨着,思考着,运用文字做着“疗救”。

小说在描写“我”和小甄子遭遇中,写了同样为餐馆员工的服务员群体,她们对这两个女孩的遭遇不是同情,而是和老板姐姐裹在一起,助纣为虐,落井下石,目的是讨好老板姐姐,获得那可怜的职业保证和好处,表现出了极为悲哀和痛恨的奴性。

“每日下班搜我们的包,害怕我们偷酒店的东西。”这是一种人格歧视和侮辱,也是一种法律挑衅,但是没有一个员工敢反抗,都愿意用自尊的被践踏来换取这份可怜的职业。“老板的姐姐正和几个心腹讨论事情,我一进来,他们马上闭口不谈。我到更衣室去换工作服,一个服务员进来说,注意着,老板的姐姐也可能这几日找你的麻烦。”这些所谓的心腹,就是奴才,就是咬人的狗。他们和“我”是一样的地位,他们却来“咬”我。“一个叫赵全珍的配菜工上来就给了我一脚说,你胆子不小,管到我们后厨了。”同样为帮工,菜出了问题,为了嫁祸于“我”,竟然脚踢不幸者。从小说的这些描写来看,他们明显是和老板姐姐串通好了,故意折磨于“我”。“同事们怕得罪大荣姐,都不大理我,我被饭店的所有员工孤立了。”“几个员工将小甄子拉到在地上,小甄子无力地挣扎着被拖到派出所。”这些句子,从“面”的角度刻画出了员工们的众生相,揭示出了他们的奴才走狗相。

他们没有想到,小甄子走了,“我”被欺压了,后面跟着被欺压的会是谁?这些弱势者身上表现出的悲哀就是愚昧,以为讨好主子就能得到他们的“长久平安”,以为软弱吞声,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骨头”。他们与老板姐姐一起欺压同事的愚蠢,面对侮辱不敢反抗的行为,是非常悲哀的。这种悲哀也表现在小说受害者“我”和小甄子身上,“我”和员工们一起形成了小说塑造的弱势者的无奈而又可恨的悲哀奴性。唤醒他们的奴性,争取弱势者的职业权力和职业尊严,是这篇小说的又一主题。

小说就这样,通过典型环境里典型悲剧和人物形象、命运的表现,把作者对人性的丑恶抨击很深刻地表现了出来,把渴望社会“疗救”——消除社会的“恶”,丢掉社会弱势者的“奴性”——鲜明地表达了出来。把作者从社会角度对职业者生存环境的观察和思考,清楚地表达了出来。

但愿这些让人愤怒和悲哀的悲剧不仅仅是震撼我们的情感神经。

2012年12月10日

共 2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一篇对小说章节的解读很完整,作者抓住了小说中的许多细节进行阐述、点评和抨击,文笔犀利、激烈而又沉着理性,深刻地解读出了小说的内涵,引人共鸣,是篇值得阅读的好篇章。推荐赏读!【编辑:铁禾】

1 楼 文友: 2012-12-14 01:24:07 犀利的文笔更显文章的魅力,这样的风格总是给人阅读的痛快!

2 楼 文友: 2012-12-14 01:26: 4 为好文章献分,顶入文友榜以供江山文友赏读,期待您更多精彩呈现!

 楼 文友: 2012-12-14 08:46:20 小说对现实犀利,书评自然也就不能置身事外。谢谢铁禾,辛苦了1 语文教师

跌伤消肿止痛擦什么药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止咳药怎么选
老人脖子疼僵硬怎么用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