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降神皇第二章传承

发布时间:2019-11-20 00:05:09

天降神皇 第二章 传承

“母后,皇兄还未归来吗?”

一个体态纤柔的少女轻声问道,俏脸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

“你那个调皮的哥哥,又偷偷溜出宫外,还让你协助于他,待你哥哥回来,看我这次如何惩罚他。”一名气质雍容的成熟妇人面露威色,沉声说道。可那眼中不加掩饰的浓浓宠溺却是出卖了她。

心思单纯的少女如何能够听出成熟女人的这份爱极之语,只当是母后因为哥哥偷溜出宫而生气,慌道:“母后息怒,都是儿臣的错,与皇兄无关,儿臣愿替哥哥受罚。”

“你呀,什么事都向着你哥哥。”成熟女人面露微笑。

少女垂下螓首,苍白的俏脸浮现出一丝晕红,两手交织在一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神殿之内,公孙少羽正默默的听着太昊帝君的讲述……

“五千年前,支撑着元界空间的扶桑神树发生动摇,元界空间因此产生无数空间裂纹,一场异宝大潮悍然来袭!然而最珍贵的帝皇御龙玺却是流落到另外一个位面,我们称之为灵界,元界大拿纷纷前往灵界争夺,我与公孙轩辕便是其中之一。”

“我太昊氏族骁勇善战,玉玺终被我所得。公孙轩辕虽然实力低于我,但公孙家族名声在望,号召力无穷,一些家族纷纷派出势力协助于他,其中不乏上古家族。最后我们展开决战,我太昊氏族寡不敌众,惨然落败,手下拼死护我杀出重围,我携带玉玺,一缕残魂无颜回到太昊,便于此开辟一处空间……”

虽然太昊帝君说的轻描淡写,但公孙少羽还是能够感受到当时战争的宏伟惨烈。

“只是不知道我太昊氏族后人们现在究竟如何,恐怕已经氏族尽灭……”太昊帝君有些怆然,语气颇为沧桑。

“在下在元界并未听说他们的消息,想必是隐世了吧。”公孙少羽安慰道。

太昊帝君微微颔首。

“你叫什么名字?”

“公孙少羽!”

“少羽,朕有一事相求,望你能答应本皇……”

“前辈于我有恩,替我打开四道玄脉,并以龙诞疏壮之,如此我恩情,自难相报,前辈请讲。”

“你也不必太过感谢本皇,你本身帝胄之体,先天通玄六十八,朕所做之事不过是锦上添花。”

“朕一缕残魄,时日无几,现在唯一牵挂的便是我那族人。”

“朕希望你能继承本皇意志,带领太昊氏族走出困境。”

“前辈,小子年纪轻轻,怎敢担此大任?”

“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年岁虽轻,却天资卓绝,心智过人,意志坚定。看来我太昊氏族复兴有望!”

“可是…”

“朕,相信你!”太昊帝君眼中充满了期许和希冀,他抓紧公孙少羽的肩膀,打断公孙少羽拒绝的话,带着一丝坚定的执着。

“前辈…”感受到太昊帝君的巨大信任,公孙少羽心头似乎有些暖流浮动,肩膀上传来的力道让他感觉有些沉重。

“还叫前辈?”太昊帝君浓眉一挑,眼中笑意愈加明显。

“师父。”这已经是自己的第二个师父了。

“来,戴上这枚戒指,你便正式成为我太昊帝君的传人。”

太昊帝君手上赫然出现一枚古朴的戒指,周身黑色,上面雕刻几个神秘符号。

“此乃玉虚戒,玉虚戒为本族族长信物,其内包罗万象,奇异无比。”

玉虚戒竟诡异的飘向公孙少羽的手指处,安稳的戴在中指之上,公孙少羽感觉手指一疼,一丝鲜血缓缓渗入戒指之中,戒指白光一闪,竟隐了下去……

太昊帝君淡淡笑了笑,继续说道。

“戒内有一座玄天琉璃塔,塔部每层都有着为师这些年来的收藏,需要对应的实力方才能够打开,其中奇妙,待你打开便知。”

“下面为师要传授于你本门绝学——昊天司世典。”

太昊帝君在公孙少羽的额头之上轻轻一点,数门绝学全部印刻在了公孙少羽的脑海之中,内容庞大冗杂,即使公孙少羽天纵英姿,一时间也难以消化。

“但所有之中,最重要的便是你体内的那枚玉玺——帝皇御龙玉玺。玉玺之中有一门玄修之法,怪异至极,为师参悟千年,修炼不成,这也是玉玺的使用之法。可惜了,少羽你天资聪颖,或许能有所悟。”

体内?玉玺?何时与我身体合为一体了

,竟然直接消失于原地,鬼魅至极。

那领头人正与数名黑袍一齐进入大殿,一阵微风自耳边轻轻拂过,浑然不觉他们要找的人已经离开了大殿。

公孙少羽所用的鬼魅身法正是隐仙决。然而这还只是隐仙决尚未大成的结果,所以面具男尚能够感受到微风拂耳。

这是公孙少羽在圣域藏经阁夹缝之中发现的一门奇特功法,极其难学,而且练就前面几层之后,其效果尚不如普通修仙者依靠自身隐匿气息,根本无人问津。

但就是这样一门绝学,少羽生生练到了第七层,隐仙决从第五层效果就开始有了质的飞越,到了第七层,已经达到了直接让那黑袍毫无发觉的地步。

要知道公孙少羽曾经在皇宫之中试验了隐仙决,除了保护少羽的第一护卫弑月将军,还有少羽的父母亲之外,其他人竟然毫无察觉。而整个仙界之中,实力高于少羽父亲公孙政和姬紫霄的,除了隐世不出的大拿们几乎屈指可数。这正是隐仙决的恐怖之处。

因此公孙少羽能够多次历经险境却转危为安的原因,有此绝学在手,百万军中也能如入无人之境吧,少羽心里想道。公孙少羽快速穿过包围,来到了秘境出口——一块古朴的石碑。

石碑处,此刻仍有许多黑袍蒙面之人在此严阵以待。

一只独角雪鹿,正悠闲地吃着美味多汁的新鲜绿草,不知不觉闯入了黑袍守护的范围,只见一名黑袍毫不留情得将其一剑击杀,雪鹿抽搐两下,便不再动弹。黑袍人继续守护,看也不看。

这些人手段竟是如此凶残。但是公孙少羽却是想到了师父最后说的话,慢慢的,他开始懂了。

想到秘境之中与师父的种种,公孙少羽顿时又产生了一些怅然,只得先离开这里,然后才能好好找个安稳地方,师父所留下的东西,自己还没有好好查探一番呢,他现在对手指上的玉虚戒十分好奇。

出了秘境几里之外,公孙少羽方才稍稍放松紧绷的神经,却看见前方树林之中出现一位少女……

那少女穿着奇特服饰,至少在公孙少羽看来是颇为奇特的,但并不影响那少女美好的身形,少女扎着马尾,清丽无匹的面容此刻透露着惊慌和无助,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奇怪的小动物和远远超过自己曾见过树木尺寸的参天大树,让她产生了一种来到了失落的世界的感觉。事实上,她确实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公孙少羽并没有显露出身形的打算,但此刻这少女却是朝着石碑方向走去,联想到黑袍人杀戮的残忍行径,可想而知,这个绝美少女接下来的结果会是如何悲惨……

然而少女前方,一条吐着猩红芯子的毒蛇,凶目正紧紧的盯着她。这毒蛇黑质白章,手腕粗大小的蛇身此刻盘旋在一起…

只是那少女明显没有注意自己几米之外的前方的毒蛇。

那毒蛇尾巴直打着摆子,沙沙作响,随着少女的靠近尾巴摆动幅度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响,终于,少女意识到了什么,抬眼望去。

“啊”,只听得一声尖叫响彻云霄。

糟糕!公孙少羽心里一惊,这声尖叫势必会引来黑衣人。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云南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