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逆乱战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妖界,离火城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2:45

逆乱战神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妖界,离火城

危机潜伏

夜月升空,群星闪耀,天地间安宁而祥和。

夜独特的神秘,仿佛潜伏着未知的凶险,亦或者代表着迷茫的前路,且那么扑朔迷离。

未知的深涯,未知的人,未知的黑暗世界。

白衣如雪,一身白色长衫的他,全身涌现淡淡光辉,明亮亦不刺眼。

白凝天负手安静立于绝壁上,与那漆黑的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仿佛要以自身所溢的流光,破除黑夜所带来神秘感。

“我喜欢这样的夜晚,尽管它让我有种与世隔绝或者孤战天下的感觉,但这不妨碍我对它产生好感。”

他像是一尊圣贤,言语间带有一种豪言亦或者自负感,即便举世皆敌也怡然不惧,颇有指点江山大权在握的感觉。

他也笑的轻松愉快,淡淡的笑容里有种说不出的寂寞萧索之意。

人之所以寂寞,那是因为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那么他的寂寞呢?

他的寂寞仿佛深邃的夜空般,黑暗而遥远,又如无边的白雪世界而冷然。

夜仿佛变得更加黑暗,黑暗中终于有人打破了这种安静,一个黑衣人冷冷的走了出来。

“你这是在向我宣告你的对白吗?”

比起那一身白色长衫的年轻人,这个人更像是黑夜中的君王,投手间能与这漆黑的夜发出阵阵共鸣,像是融入了这漫长的夜

,生于它,一世归于它。

月光淡如水,月下他的脸冰冷而苍白,他的眸子亦如洪荒猛兽般骇人。

白凝天笑道:“你来了。”

“嗯!来了!”

“很久不见,你又变了。”

赫连文轩低沉道。“这个世间在变,你也在变,我也在变。”

“哦?”

赫连文轩道。“你变得更加君子,你也变得更加仁慈。”

白凝天道。“这有什么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赫连文轩道:“我更加看不透你了。”

白凝天沉默了。

赫连文轩又接着道:“你放不下你那骄傲的自尊,要知道现在的他足以威胁到你的存在,你若再不出手恐怕将来会对你有所不利。”

白凝天道。“我是个守信用的人,我说过的话永远都有效。”

赫连文轩冷冷道。“但你不可以忘记,他是谁的弟子!”

白凝天笑道。“你也不该忘记,我究竟是谁。”

他笑的很轻松,像是诉说着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他的双眼却始终不看赫连文轩一眼。“我当然可以杀他,但游戏的规则却不是这样定制的。”

“你希望我去杀他?”赫连文轩瞟了白凝天一眼,那双漆黑的眸子又回到了深邃的夜空。

白凝天道。“我拦不住你,即便我阻拦,你也不会听。”

“很好!”赫连文轩笑了,“你还是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笑声断,他的人已迈向深空,消失于黑暗夜空。

白凝天忽然叹了一口,道:“我还是我,可惜你已经不是你了。”

离火城,妖界十大古城。

玄琴已来到了妖界,现在就站在离火城巨大的广场中央,目视着广场上的一尊百丈高的雕像。

雕像雕刻的是一中年男子,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就仿佛他的面前已站着一位巨人。

这尊雕像不仅神韵自然,所刻的着装也非现在人群,看起来更像是远古遗留。

耿秋明道:“据说,这雕像雕刻的是妖族盖世妖皇。”

玄琴道:“难怪有如此神韵,已非寻常妖族可比。”

耿秋明笑道:“老弟所言极是,这偌大的离火城可是强者如林,像我们这些世俗间所谓的高手在这完全不够看,不过对于老弟你而言却是不在话下啊!”

原本他对于玄琴多少都是有些芥蒂的,可经过这一路与玄琴的不断攀谈,让他感觉眼前的少年不是他所想那般孤傲。

玄琴道:“老哥,同为修者何必刻意将自己贬低,在这偌大的天玄不也是多数人大器晚成么?何必追求一时间的推崇!”

耿秋明笑道,“我这不是一时间感慨么。”

玄琴笑而不语,也许他真的不能明白耿秋明所想。

耿秋明忽然叹道:“老弟,离火城已到,我也该离开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老哥若是有时间仙剑门自会相聚。”玄琴轻笑,双手抱拳,以示敬意。

他却不知道,这次离开仙剑门却是永远都无法回去了,一万年后沧海已桑田,人间也非人间。

耿秋明大笑道,“哈哈…那是必然的,今日便就此别过了。”

“仙剑门坐等老哥相聚!”玄琴回礼道。

耿秋明点头,跃上马背,招呼众人一并离去。

耿秋明走了,喧嚣的广场上又安静了不少,只有易薇一个人轻笑。“从未见你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示好,是不是另有隐情?”

玄琴摇了摇头,道:“你想多了,耿老哥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他确实是个善良忠厚的人。”易薇一脸古怪道,“妖界也到了,你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呢?”

“傲光所提供消息并没有那么精准,妖界我得慢慢探寻,”玄琴笑道。“听你之言,似乎想迫不及待从我身边溜走吧!”

“你猜的一点不错,”易薇娇笑不已。“在妖界,跟你这样的走在一起一定索然无味。”

“所以你就要溜走?”

易薇道。“难道要我伺候你?”

玄琴笑道:“千凡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都是混蛋。”易薇双手叉腰,一脸不乐意。

玄琴苦笑:“难道就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词?”

“有!”

“那是什么?”玄琴不惧易薇不悦,依旧挑衅道:“你尽管开口,我不会告诉千凡的。”

“那我说咯?”

“嗯,说吧!”

“你们都是乌龟中乌龟,混蛋中的混蛋。”

玄琴笑道:“那你岂不是乌龟小妹?这个名字一定适合你。”

“你………”易薇说不出话了,她没想到,玄琴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玄琴严肃道:“看你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有什么不满还是发泄出来吧!憋着估计也怪难受的,其实我更怕你走火入魔。”

他决定要给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好好教训一顿,打压一下她较为嚣张狂妄的气势,以免被她牵着鼻子走。

闻言,易薇不怒反而痴痴地笑的了起来,笑道:“嘿嘿!跟你在一起估计是要走火入魔,为了自己人生安全起见,我决定…撤。”

撤字还没说出来,她的身形一闪,仿佛离弦的箭矢般窜向了半空。

半空中,她向玄琴又露出了鬼脸,且说了一句让玄琴苦笑不得话。

“可惜你这混蛋已经有了逆月姐姐,不然此身定要缠着你这“可爱”的混蛋。”

“这个丫头!”玄琴摇头道。“也不知道遇到你的会是那个倒霉鬼。”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厌食吃什么药
2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便黄赤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